野味猎人捕猎贩卖一条龙 养殖场「洗白」后再变桌上珍-3213鱼雷艇事件
  1. 首页
  2. 新闻动态
  3. 正文
编辑:野味猎人捕猎贩卖一条龙 养殖场「洗白」后再变桌上珍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3月29日 09:21:16

野味猎人捕猎贩卖一条龙 养殖场「洗白」后再变桌上珍

野味猎人捕猎贩卖一条龙 养殖场「洗白」后再变桌上珍

华南海鲜城。

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的人,都知道当地有甚么野生动物,平时观察一下,大致会猜出动物们的活动轨迹,有时头一天放夹,次日就会捕到。「抓到甚么算甚么。」王富贵称,他手上一般只有麂子、野猪、土猪三种动物。王富贵知道,他猎捕的有些是保护动物,他只是轻歎「东西确实愈来愈少了。」宰杀出售无检疫证明「野猪被捆住四肢就地放血,被剥皮的动物躺在污血中,被宰杀后的鳄鱼也直接在化肥袋子上切块。」这些视频画面来自湖南永州一位野味卖家的朋友圈,他发布了多种野生动物的销售广告,有野猪、獐子、土拨鼠、鹿、河麂、鳄鱼等十几种。环保人士表示,市面上野味商贩出售的野生动物,基本都没有检验检疫证明,往往是宰杀后直接出售,「哪怕是一些从养殖场内出来的,也很少有检验检疫证明。」这些被捕获的野生动物大多上了食客的餐桌。「做环保后我才知道,原来人喜欢吃的野味那么多。」动物耳上打养殖条码根据报道,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一项针对中国二十一个大中城市的调查发现,过半餐厅经营野生动物的菜肴,四成六城市居民吃过野生动物,百分之二点七的居民经常吃「野味」。在江西、湖南等地,有吃猫头鹰、老鹰治头疼的说法。在湖北,则有吃蛇强身的说法。有些人认为吃「野味」是身分的象征,有些人则出于猎奇心理食用。陈升是四川绵阳的野味贩子,长期从猎人李保那里拿货,他坦言这个行业利润高,同时风险也高,「干这行安全第一,出事就麻烦了。」平时,陈升为了躲避风险,他还会通过养殖场「挂靠洗白」。所谓的「挂靠」,其实就是借养殖场的名义卖货。陈升称,这是行业潜规则,给养殖场点钱就能办。让养殖场在动物耳朵上打个条码,死的动物发货地直接写成养殖场。一些养殖场也会抓一些野生动物混在一起卖,「是不是野生的从外表很难看出来,只要养殖场各种证件齐全,也不会被罚。」湖北封路后,陈升用「蔬菜车」运野生动物,「长期做这个,肯定有熟人,通知一下,我们就绕路走了。」对于行业,陈升并不担忧,「(吃野味)这个需求的存在,就一定会有市场。市场还会恢复,但如果加大惩罚力度,我们的风险就高了,价格也会高。」

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,中国打响了禁食野味的「战斗」。近期以来,多地严查野生动物贩卖案件,但在不少地方,早已形成了猎人进山捕猎、供应商「洗白」转卖的野味产业。产业链的源头,猎人的角色不可或缺。日前,一名常年进山捕猎的猎人讲述行业内幕时称,一天能捕获几十只野生动物,好的一只能赚上千元,但现在这些动物愈来愈少了。随着各地严打非法捕猎,不少地方原本隐秘的野味贩卖链条浮出水面。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在这个链条中,猎人们进山捕猎,再将猎物转卖给中间商,然后流向市场。「湖北野味QQ群」一名供应商陈升和一名野味猎人李保,日前讲述了「野味江湖」的行业内幕。李保家住重庆万州龙驹镇,镇上有大片适宜野生动物生存的深山老林,山头成了他的猎场。李保每天下午三四点钟放上捕兽夹,第二天早上去取。他曾捕获果子貍、豪猪、竹鼠、黄麂等动物,「一种动物每天能打十多只。都是活的,只有腿部被夹之后有点受伤。」龙驹镇的捕猎情况并不少见。当地农贸市场一名档主说,他能提供麂子、野猪、土猪等野味。当地有一些猎人抓到野生动物后,会将货出售给野味贩子。早年间,在川渝这些深山中,打猎曾经盛行。农户自制火药枪,带上训练的猎狗,常常进山打些野兔回来。黄麂每只可赚三千元虽然捕猎不需成本,且收益可观。李保把动物定好了价,有四十五元一只的野兔,九十元一只的白面狸,还有按斤卖的黄麂。就拿黄麂来说,二十五公斤重的要卖一百三十元一公斤,一只就能赚三千多元。他把这些货出售给供应商,供应商再加价卖向各地酒店、会所,甚至一些小餐馆。做腊肉生意的张翠花也称,她认识常年打猎的猎人,能提供各种野味。这个猎人叫王富贵,龙驹镇人,老家在山里,两人认识多年。张翠花说,王富贵不愁销路,很多人知道他在打猎,找他拿货。有买来自己吃的,有给官员送礼的,也有开餐馆卖的。张翠花不关心这些,如果要的货多,她还会给一些优惠。为做成一单生意,张翠花将王富贵叫到店里。王富贵称其本来是屠夫,打猎「就像别人打麻将一样」,当作一种消遣。他说,猎人抓野生动物,多在秋冬季进行。到了九、十月份,就有人开始放夹子,春节前是猎捕的高峰期,一是这时捕猎更容易,二是此时市场需求也更大。

多地近来严查野生动物贩卖案,部分省市出台禁止滥食和交易野生动物的地方法规。图为一批被查获的野生动物。资料图片